資源整合與融合創新

作者: admin 2016-09-20 09:03 來源:東莞經濟 創新 "飛地經濟"

東莞在借鑒珠三角兄弟城市飛地經濟發展經驗的同時,更需積極探索飛地經濟與總部經濟結合的新形式。

東莞經濟網訊 當前,在珠三角,乃至全國、全世界,“飛地”正在成為一種日益普遍的現象,并因地、因業制宜地形成不同的合作及運作形式。這種融合了政府、園區、企業三個層面的多邊合作模式,在使地方政府和企業獲得收益的同時,也增強了區域合作和產業投資的韌性與靈活度。


廣東省社科院教授丁力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飛地經濟模式是廣東為轉型升級探索出的一條新路,落后地區的地方政府將管理權限委托給發達地區,其成績與經驗可為全國提供借鑒與示范作用。”據筆者了解,珠三角地區典型的經濟飛地有深汕特別合作區、順德(英德)產業園、石龍(始興)產業轉移工業園、莞韶產業園等。


在丁力看來,東莞在借鑒珠三角兄弟城市飛地經濟發展經驗的同時,更需積極探索飛地經濟與總部經濟結合的新形式。在發展飛地經濟的過程中,也必須和循環經濟、低碳經濟、新能源經濟等綠色發展模式結合起來。


飛地經濟的四重戰略意義


飛地經濟是指兩個互相獨立、經濟發展存在落差的行政地區打破原有行政區劃限制,通過跨空間的行政管理和經濟開發,實現兩地資源互補、經濟協調發展的一種區域經濟合作模式。飛地經濟模式不是計劃經濟模式下行政主導的所謂“資源和產業整合”,而是市場經濟要素資源優化布局下的產業投資聯姻。


“飛地”是一種人文地理概念,意指在某個行政區域內有一塊主權屬于他方的領土。“飛地經濟這些年比較火,但也存在不少問題,特別是跨省飛地合作怎么開展,還需要進一步探索。”丁力表示,地區之間進行產業飛地合作一定要注意符合市場經濟規律,兩地政府也要做好大量對彼此產業情況、土地情況的前期調研。另外,有專家表示,發展“飛地經濟”還是有其獨特的戰略意義。


有利于拓展發展空間,突破土地資源約束。在我國經濟高速發展過程中,土地已經成為經濟建設中最為緊缺的資源之一。特別是經濟發達地區,用地矛盾十分尖銳,經濟實力的優勢無法充分釋放,拓展發展空間成為亟待解決的題。“飛地經濟”發展模式打破了區域擴張的傳統方式,為經濟發達地區提供了極為廣闊的發展空間。


有利于產業集約發展,提高土地利用效率。發展飛地經濟,可以加快調整區域經濟結構和布局,最大限度地凸顯產業的聚集功能和集約效益。同時通過共享優越的區位條件、完善的基礎設施和一流的服務環境,有效地克服工業區散、小、多的問題,促進土地合理規劃、高效利用,提高單位土地上的產出效益。


有利于“飛入地”經濟發展,促進產業優化升級。發展飛地經濟,飛入地可以逐漸集聚各種品牌、資金、人才、管理、技術等資源,促進工業基礎配套設施和管理水平不斷優化升級,并逐步形成“增長極”,產生極大的輻射、擴散和示范作用,帶動當地產業結構的優化。


有利于統籌城鄉發展,促進生態環境保護。工業集中到一定區域發展,有利于解決城區就業,吸納農村人口,帶動第三產業快速發展。同時企業集中在園區后,有利于集中治理污染,擴大治污效益,搞好節能減排,有效利用廢熱、廢氣、廢水、廢渣,促進園區內循環經濟發展。


創新資源利用方式


那么,飛地經濟對于東莞有何意義?東莞應如何發展飛地經濟?有學者認為,區位、交通物流、民間資本是東莞的三大優勢。東莞需要通過金融創新和資本運作,整合其他地區的廉價資源支撐東莞的長遠發展。


比如,成立產業基金,在全國乃至全世界購買優質的環境資源,種植有機瓜果蔬菜、養殖雞鴨魚等,優先向東莞人提供優質的食品。在這方面,東莞已經走在了前面。


同佳有機農業公司是東莞本土一家現代農業公司,租用了河源市燈塔盆地國家現代農業示范區的優質土地,發展有機農業。該基地在自然條件、區域位置等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,自然條件優越,區位條件極佳,是廣東糧食主產區和珠三角農產品供應、出口基地,有效地保障了食品的安全和質量。


同時,東莞應以生態建筑為核心,以水污染處理、大氣治理、土壤治理為主線,解決城市宜居問題和可持續發展問題,發展新興戰略型產業,然后將成熟的技術和體系對外輸出,形成東莞的生態品牌。


新興產業是以重大技術突破和重大發展需求為基礎,對東莞的經濟社會全局和長遠發展具有重大引領帶動作用,知識技術密集、物質資源消耗少、成長潛力大、綜合效益好的產業。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,有利于加快東莞經濟發展模式的轉變,有利于提升東莞的產業層次,推動東莞傳統產業的升級。


有學者指出,東莞需通過資本運作,建立類似城市發展基金的產業發展資金,引進技術和人才,改善城市的發展結構,提升技術研發實力,發展“飛地經濟”,進而形成總部經濟,實現融合創新。東莞總部經濟一旦形成,就可以給當地區域經濟發展帶來諸多外溢效應,比如稅收供應效應、產業聚集效應、、就業乘數效應、資本放大效應等明顯的外溢效應。


東莞,尤其是松山湖,發展總部經濟的優勢很明顯。在筆者看來,松山湖區域擁有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和科研教育資源,園區企業總部能以較低的成本進行知識密集性價值活動的創造。


眾所周知,松山湖作為國家級自主創新示范區,匯聚了東莞最頂尖的教育資源,如東莞理工學院、廣東醫科大學,以及多家世界500強企業的科研團隊,如華為。另外,松山湖擁有有良好的區位優勢和良好的交通運輸網絡設施。


當然,跟隨“一帶一路”延伸的步伐,未來東莞的總部經濟不僅僅停留在松山湖,傳統產業通過轉移和對外延伸可以繼續保持優勢,總部經濟也可以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和要素支撐。


飛地經濟的實踐與探索


從飛地經濟的實踐來看,江蘇常州是先行者,早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先后與三峽庫區、陜西安康等地區建立了戰略伙伴關系,探索發展飛地經濟。國內其他地區對飛地經濟的探索多在2000年之后,經過近10 年左右的發展,形成了不同的發展模式。


縱觀“飛地經濟”發展歷程,其發展模式可以分為產業轉移飛地經濟模式、區域合作飛地經濟模式、移民工業飛地經濟模式、特色產業飛地經濟模式和區位調整飛地經濟模式等,其中產業轉移飛地經濟模式是目前我國飛地經濟的主要模式,具有代表性有佛山與江門的產業轉移模式,佛山將江門作為工業“飛地”,把產業項目和資金有計劃地轉移到江門,通過稅收共享,逐步實現經濟一體化合作。


不同區域應該根據自身發展水平和資源稟賦等具體情況,采取不同的“飛地經濟”模式,沿海開放城市可以采取統籌發展模式,在建成“飛地”載體——工業轉移園區的基礎上,通過政策設計引導推動飛地經濟發展。如珠三角地區,通過“工業飛地”方式向山區和東、西兩翼推進產業轉移,扶持欠發達地區,如東莞石龍(始興)產業轉移工業園,該產業轉移工業園于2005年12月被省政府認定為廣東省首批產業轉移工業園。


東莞石龍鎮是“國家電子信息產業生產基地”,土地資源十分緊缺,10.38平方公里的“彈丸之地”擁有上千家企業。韶關始興縣擁有豐富的土地資源、水電資源和勞動力資源等,發展空間大,對產業和項目的限制要求低,但由于缺乏關鍵性的生產要素,如資金、人才和管理經驗,招商引資有一定難度。


為此,石龍鎮在始興縣開發工業區建立起“東莞石龍(始興)產業園”,并專門成立開發公司及開發管委會,專門負責產業園的規劃和管理。基地產生稅收的地方留成部分由石龍和始興按5:5進行稅收分成,其他經濟指標原則上也按此比例進行統計。


東莞石龍(始興)產業轉移工業園逐漸形成了以新材料、機電和竹木精深加工為主導的產業格局。目前已有43家企業落戶該園區,總投資額達56.03億元,基礎設施配套完善,成為承接珠三角地區產業梯度轉移的重要基地。2014年,產業轉移園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6.21億元,完成工業增加值90391萬元,同比增長36.1%,實現稅收1.77億元,同比增長42.4%。


未來,東莞主導發展的飛地經濟模式,不僅要在廣東省內或者國內全面落地,更重要的是,要順應全球產業轉型的潮流,在全球范圍內進行布局,進而實現全球資源優化配置,用全球的資源支撐東莞的可持續發展,帶動東莞總部經濟的崛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微信公眾號:“東莞經濟”dg136688





0
0

條評論

0/300
發布

最新評論

加載更多
贵州快三购买 湖南快乐十分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图走势 益配资 中国股市行情 配资炒股结局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苏体彩排列7 原油下跌航空股票行 医药股票 青海快三口诀 四川快乐12遗漏统计 浙江11选5奖励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表格 a股行情 浙江20选五带坐标走势